皇族电竞 > CSGO > 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导读]: 原标题: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游戏圈的黑话,是个非常值得玩味的东西,每个国家甚至地域之间都有很大差异。我们常说的“...

原标题: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游戏圈的黑话,是个非常值得玩味的东西,每个国家甚至地域之间都有很大差异。我们常说的“打机”和“外挂”,就算逐字对应的翻译给老外们看,他们也未必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而丹麦玩家互相对话时,还得小心“Spille et spil”(玩游戏)的发音是否准确,若是错读成“Spille pik”(玩公鸡),别人会误以为你想要干些私密的事情。搞笑的是,丹麦的政府机构还借此创意,拍了部网络安全相关的公益广告。

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丹麦的公益广告中,少年两眼迷离,满头大汗的……打游戏

为了帮助读者老爷们与老外更顺畅的“友好交流”,本文会介绍一些有意思的游戏黑话,不敢妄谈深度,权且当成抛砖引玉。

约人打机

世界各地对于“玩家”这一指代,往往有些细微的差异,如今常见的“轻度玩家”跟“核心玩家”,其实更多是受到日本人的影响。而隔海相望的欧洲人,习惯把“轻度玩家”(Light Gamer)称为“休闲玩家”(Casual Gamer),虽然对我们而言都差不多,并无理解上的障碍。

但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地区更喜欢使用“Player”(玩者)一词。例如西班牙语里的“Jugador”以及意大利语中的“Giocatori”,它们还有“球员”和“播放机”等多重含义。法语里指代玩家的“joueur”甚至有“赌徒”的意味,而在我们看来,打游戏归打游戏,还到不了赌博的程度。

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欧美玩家当年形容 PSP、PSV 也会用 Game Player,非常容易混淆

不过,当谈到打游戏时,相当一部分国家都会使用情感非常强烈的动词。

日本人口中的“攻略”自不必说,北美玩家多形容自己“Beat”(打败)了一款游戏,立陶宛玩游戏则有“kapoja”(切)的说法,法国人会 去“Torcher”(点燃)游戏。而早在 16 世纪,西非尼日利亚的努佩人便开始用“Che”(扔),来形容他们和游戏的关系了。

倒是德国和英国玩家稍微内敛一些,当人们要去玩游戏时,前者会说“Zocken”(冒险),后者则会提到“Finish”(完成)。

在街机还比较流行的 1980 年代,玩游戏基本和“时间”挂钩。大多数街机游戏都有计分和计时,老板们会去潜心钻研每台机器的吃币率,尽可能缩短每一个币对应的游戏时长。

因此,打游戏在北欧地区的讲法,几乎都围绕着时钟的意象。挪威人会说自己“Runde et spill”(完成了一圈游戏),因为“Runde”本身就有“轮”和“绕过”的意思,瑞典人由此推演成“驾驶”游戏。爱尔兰可能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但当地人说得更加简单粗暴 —— “Clock”(计时)一款游戏。

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时间和分数,街机游戏永恒的话题

人类学家爱德华·萨丕尔曾提出过“语言相对论”的假说,他认为人类的思维方式很大程度受到使用语言的影响,因此对同一事物的看法不尽相同。姜峯楠将这个概念应用到短篇小说《你一生的故事》中,后来改编成了电影《降临》,讲述一位语言学家因习得外星语言,拥有了非线性理解时间的能力。

现实里还有一个“爱斯基摩人谈雪”的都市传说,声称他们有数千种关于雪的词语。虽然稍微想想就能知道,中文使用不同的定语同样能做到这一点,“语言相对论”也屡遭批判。不过,讲究竞技关系的“打游戏”和怡然自得的“驾驶游戏”无疑引人遐想,它们是不是也蕴藏着语言使用者的不同理解呢?

从容对骂

曾经有一位不知名的智者说过,要学习一门语言,最好的方法就是从脏话开始。俄语里的“Cyka blyat”绝对是个范例,它已经传遍这颗星球的每一个角落。国人经常把它翻译成“苏卡不列”,大有“CNM”的含义。但作为俄罗斯的地方性词语,“Cyka blyat”能被广而所知还是因为游戏。

2012 年,《CS:GO》一经发售便迅速走红,游戏本身要求高密度的团队合作和交流,但有一大批俄罗斯玩家相当执拗,他们不愿(或不会)说其它语言,高概率会输掉比赛。因此,这些人宣泄情绪的最好方法,就是在公屏里吼一句“苏卡不列”。

时至如今,“Cyka blyat”已经成了《CS:GO》社区的迷因,非俄罗斯玩家偶尔也会念两句调侃,但现在多少带了点地域黑的味道。至于国骂“CNM”能被老外们争相念叨,相信也是差不多的理由吧。

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俄罗斯三连:苏卡不列、伏特加、斯大林

相比毛子们那么粗犷的骂法,巴拉圭人就比较含沙射影了。要是看队伍中有谁碍眼,便会将其形容成“Paquete”(包)或“Paqueton”(大包),因为你得“背着他们走”,可以类比成“带不动”。而“Jueguitos”则有点像《宫心计》里的台词,多见于工会内斗环节,比如:“你的那点「Jueguitos」(小伎俩)对我没用。”

笔者在混迹《战争雷霆》的外服时,倒是常见一个写成“Smurfing”的脏话。这词直译过来是“蓝精灵”,乍看之下没什么问题,后来才慢慢知道它还带了层“屠幼”的含义,吐槽那些经常开小号,然后跑到新手房羞辱新人的老手。

“Smurfing”的来历相当久远,1995 年《魔兽争霸2》上市那会,懂线上联机的人还不多,因此聊天室里都是些老熟人。当时的两名选手 Shlonglor 和 Warp 由于技术太好,很少有人前去挑战。最后他们改名为“PapaSmurf”(蓝爸爸)和“Smurfette”(蓝妹妹),假装新手引人上钩,接着暴打一通。

至于为什么要取名蓝精灵,恐怕是《蓝精灵》动画里有几百个词根带“Smurf”的角色,非常容易借用。有意思的是,Shlonglor 后来还被暴雪收编成正式员工,“Smurfing”也在 2009 年成了众人皆知的黑话。

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守望先锋》的托比昂当年也是新人杀手,所以有人用“蓝精灵”的形象恶搞

说到暴雪和脏话之间的联系,其实还有个出名的典故。玩过《魔兽世界》的人,大概知道副本黑石塔上层有个叫“火车王”的称号,要求是 15 秒内击杀 50 条群居幼龙,正常情况下是很难达成的。

该成就最初源于一位 ID 名为“Leeroy Jenkins”的玩家,他的高光时刻众人皆知:团队成员在讨论攻坚副本的战术时他没听到,回过神时就自顾自嗨的高喊自己名字,然后冲进怪堆导致团灭。

但你可能不知道,“火车王”称号在美服直接拼成“Jenkins”,而“Leeroy Jenkins”到现在成了“莽夫”的代名词,指代那些像兰博一样鲁莽,但本身实力不足的人。

自吹自擂

当交流变成骂战时,除了压低对手的“身价”,自吹自擂也是人们常用的手段。值得一提的是,欧美玩家非常惯于使用“错拼”聊天,就像是我们的“稀饭”“草”和“你踏马”。

比如趁着别人刚打输一波团战,气不打一处出的时候来句“You just got pwned”(小样,落在我手心了吧),绝对破坏力加成。

“pwn”的大意为“掌控”和“拥有”,核心思想便是要表现出“你比别人强”。但“pwn”的词源其实是“own” —— 你可能已经发现,键盘上“o”和“p”隔得比较近,大概率是打错的结果。

有一部分玩家认为,“pwn”的源头来自一位《魔兽争霸》地图设计师,他错将“player has been owned”写成“player has been pwned”。还有一部分人相信,几百年前人们在下棋时,就有“Pawn”(以棋换棋:例如象棋用一个“卒”换一个“车”)的策略,“pwn”只是种简写。

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漫画《Laugh-Out-Loud Cats》中的一个“pwn”案例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把“the”故意写成“teh”也是一种约定俗成的用法。尽管“teh”的写法会让英文老师给你打一把红叉,但到了游戏世界中它却变得所向披靡,拥有把任何单词转化为名词的能力。例如“I'm teh win”(我就是胜利),就要比“I'm the winner”(我是胜利者)的情感要强烈得多。

现在普遍认为“teh”的说法,是随着 20 世纪 90 年代末期网络游戏兴起而出现的。到了 2004 年,有人在 Metafilter 发布了一个讨论“teh”含义的主题,至少有三名用户将“罪责”指向游戏专栏作家 JeffK,他的文章因全然不顾语法和拼写错误而声名狼藉。

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teh”来吸引眼球,多见于一些影评文章的标题,类似于“Josh Peck is Teh Hotness in the Wackness”(乔希·佩克在《古怪因子》中的表现很火辣),以及“Hollywood is Teh Suck for Women”(好莱坞对女性来说太烂了),有人甚至还编写了个名为“TEH”的小型博客引擎。

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Teh 商店

“zomg”的来源就更搞笑了,一部分玩家在键入“OMG”(“Oh My God”的缩写)时,手指错按到“Shift”旁边的“z”,干脆将错就错。毕竟在一场自吹自擂的骂战中,打字速度比什么都重要。

一些词语在现代被赋予新含义的例子不算少见,“kludge”在 1940 年代被英国军方使用时,意思还是从苏格兰盖尔语里引用而来的“厕所”。到了 1962 年摇身一变,被极客们当成“组装”电脑的代名词。

而上述的案例又足以证明,游戏黑话并不局限于玩家的小圈子,流行文化、科技界以至于政坛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它也有可能改变一些现存单词的意义。

《牛津英语词典》的特约编辑 Jesse Sheidlower 曾经表示,语言密切地反映了它所处的社会状态,这也意味着电子游戏的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大。但这种影响积极与否,我们目前还犹未可知。

当然,所谓的“友好交流”只是一句调侃。通过游戏黑话的来源和意义阐述,我想表达的观点是,在网络交流变得更为紧凑和随意的当下,审视语言严谨的一面也是有必要的,不知各位作何感想?

参考资料:

Gamer Speak For Newbs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皇族电竞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SGO/9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