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电竞 > 炉石传说 >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导读]: 原标题: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来源:魔兽争霸3公众号 魔兽体系首作《魔兽争霸:兽人与人类》,于1994年11月发售,在那...

原标题: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来源:魔兽争霸3公众号

魔兽体系首作《魔兽争霸:兽人与人类》,于1994年11月发售,在那之后更多内容的不断填充进来,到今年已经是第25个年头了。魔兽文化早已成为时代流行的一部分,随着不断的累积和沉淀,整个体系也不再是早年间,那种非黑即白二元化的公式脸谱,具体到内容和细节更是变得浩如烟海。

比如那些触动人心的,来自父亲与儿子之间的羁绊。其中,既有情感缺失带来的遗憾,也有命运起落下的波折和历练,还有为对方付出的奉献与牺牲,更有彼此扶持前行的温暖。如此,让我们跟随几对父子足迹,看看在这个奇幻世界中,父亲与儿子会拥有怎样的微妙关系。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彩蛋:“旅行的战神”和“战神那没用的老父亲”

地狱咆哮的阴影

提到格罗玛什·地狱咆哮这位兽人,想到的必然是其生平事迹中最辉煌的战绩——斩杀塞纳留斯和玛诺洛斯,凭凡人之躯,以一己之力,击败半神和燃烧军团大将。也正因为《魔兽争霸3》中兽人战役的通关CG,将格罗玛什的英勇和悲壮推向极致,给人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导致他超越个人战绩的更高成就,反而变得其次。

为获取击败德莱尼的力量,格罗玛什带头喝下玛诺洛斯之血,让兽人坠入深渊成为燃烧军团的棋子,而他最终亲手斩杀玛诺洛斯,用自己的血肉赎回兽人的自由,将这段苦痛岁月彻底埋葬。“兽人永不为奴。”只有从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口中喊出,才如此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但拥有如此伟大的父亲,即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地狱咆哮之子加尔鲁什,母亲戈尔卡很早就过世了,而父亲自甘堕落,喝下玛诺洛斯之血沦为恶魔兵卒的事,总被众人有意无意地提起。就算有盖亚安祖母悉心照料,保护和鼓励他,还培养他成为氏族未来的领导者也没改变。有形和无形的压力始终无法排解,让加尔鲁什变得焦虑、易怒和急躁。直到黑暗之门再度开启,萨尔到访。

萨尔带来故事后半段——格罗玛什·地狱咆哮,没有堕落,他用生命赎回了兽人的自由。曾经的耻辱变成荣耀。来到奥格瑞玛后,每个兽人都告诉他,他的父亲是英雄,救世主。可加尔鲁什对父亲只留下模糊的轮廓,他开始收集碎片来填充这个轮廓,从萨尔,从战歌氏族,从一切途径收集。他逐渐了解父亲,崇拜父亲,甚至模仿父亲。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要么为部落效忠,要么被部落碾碎!”

尤其远征诺森德归来,加尔鲁什以胜利者姿态成为部落的新英雄,接替萨尔成为部落大酋长。倍受鼓舞的他,更加盲目地扮演起自己的父亲格罗玛什,把武力当成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不断在内外树敌,同时也将整个部落推向内战。随着内战战败,加尔鲁什已将父亲变成为个人信仰,甚至不惜穿越时间去曾经的德拉诺寻找父亲。

加尔鲁什找到父亲,创建了理想中的钢铁部落,但最终被萨尔击杀于纳格兰预言之石。从痛恨父亲,到崇拜、扮演父亲,再到信仰父亲,他在众人的期许下,抛弃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去成为地狱咆哮之子。就这样,加尔鲁什终其一生都被困在父亲格罗玛什的阴影之下,至死也没能摆脱。有时父子的情感不仅会很复杂,而且还可能充满遗憾。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没喝玛诺洛斯之血的吼爹

血蹄家族的传承

牛头人酋长凯恩·血蹄带领部族往内陆迁徙时,遇到率兽人跨海初到卡利姆多的萨尔,从凯恩的角度而言,兽人的确是可靠的战力,且需要向导和伙伴来了解这片土地。在对方最需要的时候与其结为盟友,对方也会给予相应的回报,比如帮助牛头人对抗其他充满敌意的半人马、野猪人、鹰身人等土著居民。同样审慎的萨尔也这么认为。

双方一拍即合,共同参与了很多重要战斗,比如海加尔圣战和围攻塞拉摩,自此牛头人成为部落中坚力量。凯恩不但勇猛无畏,更杰出的是他的政治智慧,吸纳被遗忘者就是一例。成功控制洛丹伦的希尔瓦娜斯,派遣特使寻求盟友却四处碰壁时,凯恩以同样的考量率先伸手援手,并最终达成良好的交易,让部落和被遗忘者各取所需。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WOWTCG中的老牛插图

除此之外,还包括让暗夜精灵同兽人保持贸易,维持斗而不破的局面,对内部他招募其他牛头人氏族,并安抚排外的恐怖图腾等。由此可见凯恩·血蹄偏好积极姿态,通过多方斡旋寻找利益,而非惯常认为的秉节持重。他的儿子贝恩·血蹄,就站在最近距离的观察和学习父亲,但在凯恩死于同加尔鲁什的生死决斗后,一切戛然而止。

至此,贝恩开始独自面对险恶的世界,但无论部落内外,父亲都留下了丰厚的政治遗产,多方伸出援手,恐怖图腾在雷霆崖的叛乱被迅速平息。可是更大的问题是——加尔鲁什。遵循父亲的教诲,贝恩决定主动出击,他指责加尔鲁什默许叛乱,待部落大酋长否定后,又宣誓效忠这位杀父仇人,化解了兽人攻击雷霆崖的可能性。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手中战锤是破惧者,麦格尼的传家宝,由安度因转赠给贝恩

随后贝恩小心应对加尔鲁什的命令,竭力表现忠诚,同时也努力维持牛头人的团结,在内外各势力的夹缝中求存,静待部落大酋长为自己制造更多敌人。部落最终陷入内战,结果是奥格瑞玛被攻陷,大酋长加尔鲁什沦为披枷带锁的战犯。在这之后,贝恩参加了再次对抗燃烧军团的行动,以及后续围绕艾泽里特,联盟与部落发生的战争。

在这些历练中贝恩·血蹄更加成熟,能以更全局的视角考量问题,甚至公开质疑大酋长希尔瓦娜斯的决策。凯恩死后,血蹄家族屹立不倒,就在于儿子贝恩不但学到父亲的勇猛无畏,更保留下在积极审慎中寻找共同利益的智慧,这些才是值得传承的财富。不同于父亲,贝恩的个性中是过人的耐性,还有在隐忍和等待后的厚积薄发。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部落大酋长热门候选人之一

为子守誓的父亲

“种族并不能说明荣耀,对与自己不同的存在,人们不应该轻率的作出判断。”当年幼的儿子泰兰·弗丁询问兽人是否都是坏蛋,提里奥·弗丁这样答道。作为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首批圣骑士,提里奥在第二次大战中表现卓越,战后载誉而归。身为壁炉谷领主,自然衣食无忧,但提里奥仍时常教诲儿子泰兰·弗丁要践行真理、正义和荣誉。

平静的生活持续到提里奥遇见名叫伊崔格的兽人。与伊崔格的交流,让提里奥逐渐了解兽人的古老传统和喝下玛诺洛斯之血后的堕落,他确认这位独居的兽人已不嗜血好战,只求平静。但前来抓捕伊崔格的人类,可不这么认为,身为圣骑士的正义和荣誉感,促使提里奥·弗丁为保护兽人挺身对抗同胞,随后便因攻击联盟将士被捕。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提里奥和伊崔格

提里奥不愿违背自己对儿子泰兰的教诲,审判时他坦诚一切,最终被判逐出白银之手和流放。伊崔格获救后,追随萨尔前往卡利姆多,而提里奥选择留在洛丹伦,离群索居的他始终着牵挂着儿子泰兰。不过,好在有白银之手骑士团老战友们帮忙,泰兰继任领主之位,并成为白银之手的圣骑士。但不久亡灵天灾在洛丹伦王国蔓延引发浩劫。

混乱稍作平息,提里奥才获知泰兰的下落,儿子已加入疯狂的血色十字军,还成为大领主。当泰兰收到信件得知父亲还活着,震惊的他决定立刻与父亲相会,可惜血色十字军有所准备,提里奥来迟一步与儿子泰兰阴阳两隔。白发人送黑发人,提里奥·弗丁将心中的震怒和悲怆化作力量,发誓将真正践行自己对儿子泰兰的教诲。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官方漫画《灰烬使者》中的泰兰收到父亲的信

巫妖王终于按捺不住,为获得圣光之愿礼拜下三千圣骑士的遗体,他命达里安·莫格莱尼发动突袭,提里奥率领重组的白银之手骑士团即时赶到,接过达里安的灰烬使者,借助英灵和圣光之力,提里奥将灰烬使者净化重铸,逼退巫妖王后,顺势北伐诺森德。最终在冰冠堡垒,提里奥·弗丁用灰烬使者斩断霜之哀伤,巫妖王也就此陨落。

北伐结束,提里奥返回壁炉谷,几年后燃烧军团再度进犯艾泽拉斯,他率先登陆破碎群岛,战斗中受重伤身亡。孩子能让我们变成更好的人,塑造孩子的同时,也是对自己的再造。提里奥对儿子泰兰的教诲,也始终宛如夜幕下明灯指引提里奥自己,正是源自父亲对于儿子的爱,才让他坚守真理,追寻正义和荣誉,驱策自己永向光明。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提里奥·弗丁的最好插画,此图被《炉石传说》选用

并肩同行的王者

兽人涌入艾泽拉斯,同暴风王国爆发战争,局势正岌岌可危之际,国王遭遇不测。年幼的瓦里安·乌瑞恩目睹父亲莱恩国王遇刺身亡,人生就此断裂,被迫结束童年的他,来到成人世界。随后王室、贵族和平民纷纷北上逃亡,寻求同胞的帮助,争吵、交易和妥协后,诸国勉强同意建立联盟迎战兽人部落,付出惨烈代价后,才终获胜利。

战后,瓦里安登基继任暴风王国的国王,在他领导下,暴风王国利用联盟提供的资金展开重建。之后瓦里安与情投意合的贵族女子蒂芬·艾莉安成婚,生下儿子安度因·乌瑞恩,似乎一切都在好转,但美景易逝。权贵阶层对王国重建资金的贪腐引发暴乱,暴徒投掷的石块砸中蒂芬王后,瓦里安亲眼目睹爱妻过世,他的人生再次断裂。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命运对瓦里安反复鞭挞,每当他触及美满,就夺走与他最为亲近的人,而新的困苦已在前方等候,他根本没时间驻足悲伤自怜。瓦里安的至亲就剩下儿子安度因了,安度因的成长比他父亲更险恶,渗透暴风城的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加入暮光之锤的圣光大主教本尼迪塔斯,还有其他别有用心的家伙,都在慢慢诱导小王子步入深渊。

幸亏维纶成为他的导师,不但驱散了安度因心中的阴霾,还将这个处于暗影包围的孩子引入圣光之道。但圣光和暗影也开始相互角力,最终安度因在潘达利亚的熊猫人那儿找到新途径,能让自己处于身心宁静的境界。在这些探索和的历练中,安度因成熟起来,无论体貌和谈吐,或者力量和智慧,所有的艰难险阻也令其更加强韧。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瓦里安原本期待儿子能成为自己般的骁勇战士,领军作战冲锋在前,可安度因却选择了更适合自己的道路。安度因也不再是需要照看的孩子,他在父亲身旁参与政务、军事和外交,提出各种有价值的谏言,并且观察决策带来的相应结果。无论如何,父子间能相互理解保持默契,瓦里安对此倍感欣慰,他坚信安度因能延续暴风王国的荣耀。

所以。瓦里安才会在破碎群岛选择牺牲自我,为艾泽拉斯发起最后的冲锋。而安度因正如父亲期待的加冕为王,紧握萨拉迈尼,承担起领导国家与人民,以及联盟的重任,为艾泽拉斯赢得最后的胜利。此后,为报复部落焚烧世界之树泰达希尔,安度因·乌瑞恩国王带领精锐攻破幽暗城,让暴风王国的狮吼响彻整个提瑞斯法林地。

继承与延续:魔兽体系中的父与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皇族电竞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lscs/457.html